3522vip-www.3522.vip-新葡亰官网

您当前位置:3522vip>佛学知识>善女人往生传

善女人往生传

  善女人往生传

\

  缘起
  佛法浩瀚如海,博大精深,如何入手研读,实是一大问题。然而也不是问题,因为法法头头,皆能入门。只要从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入手,再钻研下去,就能找到源头。
  虽然如此,佛典经论对初机者而言,实不易懂。因此本系列丛书,以把佛典经论及古大德注释,简单译成白话文为主,俾便利有心者阅读。
  正文以原文与白话文对照方式刊出,一来希望读者能逐渐养成阅读原文之习惯,以便将来自己能更深入阅读经典,二来杜绝瞎造谣言之过,由于原文在此,不容妄以己意胡说,且如有说错之处,明眼人立即可知。
  本系列丛书大致分成因果、往生、高僧、杂著、感应、戒律、禅定、智慧、净土及经典等十大类。前五类适合一般未学佛及初学佛者阅读,后五类特为真修实证者作指南。
  诸佛之母为法,不知法何以成佛,因此愿所有阅此书者,均能早日自利利他,福慧圆满,是为缘起。
  一九九七年元月十六日 凡夫于汐止竹鹭溪精舍
  前言
  学佛就是要成佛,因此当我们听闻佛法之后,就要开始修行。而在我们短短的这辈子中,绝大部分的人,都不可能会修到了生死的地步。因此我们下辈子,必须再继续努力修。
  要想很快就能证成佛果,必须要有佛指点才行。娑婆世界下一尊佛是弥勒佛,要在第十小劫时才出现,而现在才是第九小劫的减劫时。也就是说,必须很久之后,人类才可能再见到佛。
  因此,如果我们想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亲自见到佛,亲自听闻佛说法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下辈子就生到极乐世界里。
  往生西方净土的方法很简单,就是信愿行。也就是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,真心愿意往生,从今天开始,随时随地口念或默念“阿弥陀佛”的名号,临终时一心念佛,那么自然会往生极乐世界。
  由于方法简单,因此上、中、下三种根器的人,通通都可以修得成。
  这本书所记录的,就是女人修成往生净土的真实事迹。看了之后,原本修净土的人,会得到莫大的鼓励及信心。
  净土圣贤录
  (清)彭际清
  韦提希夫人
  韦提希。摩竭提国王频婆娑罗夫人也。有太子名阿阇世。随顺调达恶友之教。收执父王。置七重室内。制诸群臣。一不得往。
  时韦提希。恭敬大王。澡浴清净。以酥蜜和面。用涂其身。诸璎珞中。盛葡萄浆。密以上王。王得不死。阿阇世闻之。即执利剑。欲害其母。为二大臣谏止。遂闭母深宫。不令复出。
  时韦提希被幽闭已。愁忧憔悴。遥向耆阇崛山。为佛作礼。而作是言。如来世尊。在昔之时。恒遣阿难来慰问我。我今愁忧。世尊威重。无由得见。愿遣目连尊者阿难与我相见。作是语已。悲泣雨泪。遥向佛礼。
  尔时世尊在耆阇崛山。知韦提希心之所念。即敕大目犍连。及以阿难。从空而来。佛从耆阇崛山没。于王宫出。
  时韦提希礼已。举头见世尊释迦牟尼佛。身紫金色。坐百宝莲华。目连侍左。阿难侍右。释梵护世诸天。在虚空中。普雨天华。
  时韦提希号泣向佛。白言世尊。我宿何罪。生此恶子。唯愿世尊。为我广说无忧恼处。我当往生。不乐阎浮提浊恶世也。此浊恶处。地狱饿鬼畜生盈满。多不善聚。愿我未来。不闻恶声。不见恶人。今向世尊。求哀忏悔。唯愿佛日。教我观于清净业处。
  尔时世尊。放眉间光。其光金色。遍照十方无量世界。还住佛顶。化为金台。十方诸佛净妙国土。皆于中现。
  时韦提希见已。白佛言。是诸佛土。虽复严净。皆有光明。我今乐生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。唯愿世尊。教我思惟。教我正受。
  佛告韦提希。阿弥陀佛去此不远。汝当系念。谛观彼国。我今广为汝说。亦令未来凡夫修净业者。得生西方极乐国土。
  欲生彼国者。当修三福。一者孝养父母。奉事师长。慈心不杀。修十善业。二者受持三归。具足众戒。不犯威仪。三者发菩提心。深信因果。读诵大乘。劝进行者。如是三事。名为净业正因。
  佛又为韦提希说十六观法已。韦提希与五百侍女。闻佛所说。应时即见极乐世界广长之相。得见佛身及二菩萨。心生欢喜。叹未曾有。豁然大悟。逮无生忍。五百侍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愿生彼国。世尊悉记。皆当往生。生彼国已。获得诸佛现前三昧。(观无量寿佛经)
  韦提希是印度摩竭提国的国王频婆娑罗的王后,他们的儿子叫阿阇世。由于阿阇世太子听从恶友调达的话,把父王关在七重室内,不准任何臣子前往探问。
  王后韦提希对国王很恭敬,于是她洗过澡之后,用酥油、蜂蜜和了面,涂在身上。又把璎珞中空之处,盛满了葡萄汁。和国王见面时,把这些饮食给国王享用,国王因此而没有饿死。阿阇世知道这件事之后,就拿了锋利的剑要杀害母亲。因为两位大臣的劝谏,才未杀母。于是就把母后囚禁在深宫之中,不准她出来。
  被囚禁的韦提希,十分忧愁憔悴。她向著遥远的耆阇崛山,礼拜佛陀说:“如来世尊,您以前常常派遣侍者阿难来慰问我。我现在如此的忧伤,如来世尊您的威德重,我没有福报得以见到您,希望您能派遣目连尊者及阿难来见我。”说完这话时,王后泪如雨下,不停的向佛陀遥遥顶礼。
  这时世尊在耆阇崛山,知道王后的心事,于是就派大目犍连及阿难,从空中飞去王宫,佛陀自己则在耆阇崛山消失,在王宫出现。
  正在礼佛的韦提希,一抬头就见到释迦牟尼佛身发出紫金色的光,坐在百宝庄严的莲华上,目连在左边侍立,阿难在右边侍立。保护世间众生的忉利天及梵天诸天,都在空中散天华,供养佛陀。
  于是韦提希哭著向佛陀说:“世尊,我宿世犯了什么罪,会生出这样一个逆子?希望世尊告诉我,有那些没有忧愁烦恼的地方,我想生到那儿去。我不想再在这个五浊恶世的阎浮提了,这里充满了地狱、饿鬼及畜生等众生,不善良的人到处都是。我希望将来,再也听不到丑恶的声音,见不到凶恶的人。我现在向佛陀哀求忏悔,希望像太阳般的佛陀,教我观想清净的地方。”
  这时世尊的两眉之间,放出了金色的光芒,遍照十方无量的世界。金色光芒最后停住在佛顶上,化成一座金台。而十方诸佛清净微妙的国土,都在金台中出现。
  韦提希看完之后,向佛说:“这些诸佛的国土,都十分庄严清净而光明,我决定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净土往生。希望世尊能教我禅定的方法,教我获得三昧的方法。”
  佛陀告诉韦提希说:“阿弥陀佛的净土离这里不远,你要专心观想该国。我现在要仔细告诉你,也要让将来修净土法门的凡夫,能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  想要往生极乐世界的人,应当要修三种福报:第一,要孝顺供养父母,要尊敬侍候老师及长辈,要有不杀生的慈悲心,要修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两舌、不恶口、不绮语、不贪心、不嗔心及不痴心的十种善业。第二,要归依三宝,要受戒,不要破戒。第三,要发上成佛道,下化众生的菩提心,深深的相信因果的道理,要读诵大乘经典,还要劝告不信者信,勉励信者精进修行。这三种福业,是往生净土的主要因缘。”
  佛陀又为韦提希说了十六种修观的方法。韦提希和五百名侍女,听完佛陀所说之后,马上见到了极乐世界广大无边的庄严之相。又见到了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,她们心里都欢喜得不得了,赞叹从未见过此景象。韦提希夫人此时豁然大悟,证得了无生忍。五百名侍女也发了成究竟佛的菩提心,她们都愿意生到极乐世界去。世尊保证她们都能往生,而且生到该国之后,都获得诸佛现前三昧。(《观无量寿佛经》)
  乐音老母
  佛在维耶罗国。所止处名曰乐音。有贫穷老母。来白佛言。生老病死。从何所来。去至何所。乃至六识六根五大。从何所来。去至何所。
  佛言。生老病死。无所从来。去亦无所至。乃至六识六根五大。无所从来。去亦无所至。譬如两木。相钻出火。火还烧木。木尽火便灭。诸法亦如是。因缘合会乃成。因缘离散即灭。无所从来。去亦无所至。因为广说诸譬。老母闻法开解。即得法眼。
  佛言。我前世发菩提心时。曾为其子。今此老母。寿终当生阿弥陀佛国中。供养诸佛。却后六十亿劫。当得作佛。字扶波犍。其国名化作。(佛说老母经)
  佛陀住在维耶罗国乐音这地方时,有位贫穷的老母亲,来问佛说:“生老病死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而又将往何处去?还有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舌识、身识及意识之六识,眼根、耳根、鼻根、舌根、身根及意根之六根,和地大、水大、火大、风大及空大之五大,是从哪里来的,而又将往何处去?”
  佛陀回答她说:“生老病死并没有从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来,也没有到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去。六识、六根及五大也一样。就好比两根木头,互相摩擦会产生火花。这生出来的火花,会燃烧木头。等到木头烧完之后,火也就灭了。世间的诸法也是一样的,由于各种因缘的际会而出现各种的境界。当因缘离散的时候,境界也就没有了。这一切,都不是从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来,也不会回到任何一个固定的地方去。”
  佛陀于是就为老母说了许多的譬喻,老母听闻之后,心得开悟,解了佛法,因而证得了法眼。
  佛陀说:“我前世发菩提心的时候,曾经是这位老母的儿子。现在这位老母,命终之后会往生阿弥陀佛的净土。她在那儿供养诸佛,精进修行。在六十亿劫之后,就会成佛,佛号是扶波犍,他的佛国叫做化作。”(《佛说老母经》)
  姚婆
  姚婆。上党人。与范婆善。范婆劝令念阿弥陀佛。姚婆从之。遂屏息家缘。一心念佛。
  临终见阿弥陀佛降临空中。二菩萨侍左右。姚婆白佛:不遇范婆。安得见佛。请佛少住。与渠作别。
  及范婆至。佛犹俨然。姚婆具言所见胜异。执手而化。(净土文)
  姚婆是上党人,和范婆是好朋友。范婆劝她念阿弥陀佛,姚婆从善如流,听从善友的劝告,就把家里一切的杂务事都停掉,一心念佛。
  她临终的时候,见到阿弥陀佛降临在空中,两位菩萨陪侍左右。姚婆向佛说:“要是我没有遇到范婆劝我念佛,我怎么能够见到阿弥陀佛您呢。因此请佛您稍微等一下,等我跟范婆话别之后,再跟您走。”范婆到了之后,西方三圣还在空中。姚婆把所见到的殊胜境界,都告诉范婆,然后就握著范婆的手往生了。(净土文))
  温静文妻
  温静文妻。并州人。久病卧床。静文教念阿弥陀佛。妻从之。默诵佛名。二年不绝。一日忽告静文言。吾已见佛。后月中定去。
  前殁之三日。莲华现前。大如日轮。及期。具食献父母云。今幸得生净土。愿父母与夫。专念阿弥陀佛。便当相见于净土。言讫而终。(净土文)
  温静文的妻子是并州人,卧病在床已经很久。静文就教她念阿弥陀佛,她就每天默念佛号,两年都没有停止过。有一天,她忽然告诉静文说:“我已经见到佛了,下个月就要走了。”
  往生前三天,莲华就出现在眼前,有如太阳般大。临终前,她托盘献饮食给父母说:“我今天得幸能往生净土,希望父母和夫君,都能专心念阿弥陀佛,那样我们就能在净土相见了。”讲完话之后,她就命终了。(净土文)
  吴氏
  吴氏。都官员外郎吕宏妻也。宏素明佛理。与吴氏合志清修。有二侍女亦绝荤血。其一颇好禅。俄而得疾。谈笑坐逝。如委蜕然。
  其一奉戒刻苦。或终日不食。但日饮吴氏所咒观音净水一盏而已。
  一日忽见金莲华现前。其上双趺隐然。数日见膝。又数日见身。又数日头面悉见。相好具足。其中阿弥陀佛。左右则观音势至也。已而宫殿树林。皎若指掌。清净男子。经行其际。如是三年。瞬息不隔。
  或问曾闻佛说法否。曰。我但得天眼。未得天耳。佛所说法。未得闻也。顷之。自言往生时至。遂化去。
  吴氏事观音甚虔。室中列瓶数十。注以净水。日诵大悲咒。辄见观音放光入瓶中。有病者饮水辄愈。其水积岁。色味不变。虽大寒不冻。故世号吴氏观音县君。(净土文)
  都官员外郎吕宏的妻子姓吴。吕宏一向就深明佛理,和太太都是清净的修行人。他们有二位侍女,也都不吃荤血。其中一位喜欢禅修,后来生病,在谈笑之间,坐著就逝世了,有如抛弃旧壳般。
  另一位侍女严持戒律,生活很刻苦。有时候整天都不吃东西,只喝一小杯吴氏的大悲水而已。
  有一天,此侍女忽然见到金色莲华现前,在莲华上有佛趺坐的双腿隐约可见。几天之后,又看到了膝盖。几天之后,看到了身体。又几天之后,头和脸都看见了。原来是相貌庄严的阿弥陀佛,左右两边则是观世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。后来又看到极乐世界的宫殿及树林,有清净修行的男子,在其中散步经行,境界清楚得好像看自己的手指掌般。三年之中,极乐世界的胜境从未消失过。
  有人问她说:“有没有听到佛说法?”她回答说:“我只得到天眼,还未得天耳,佛说的法,没有听到。”不久之后,她就自己说,往生的时候到了,于是就逝世了。
  吴氏拜观音拜得很虔诚,屋子里几十个瓶子中,都装了干净的水。她每天诵《大悲咒》时,就看到观音放光入瓶子中。生病的人只要喝了她的大悲水,病就会好。这些大悲水虽然放了好几年,但是颜色和味道都不会变,就是寒冷的天气,也不会结冰。因此大家都尊称她为观音县君。(净土文)
  王氏
  王氏。明州人。日持金刚经。怀孕二十八月。羸瘦日甚。偶倚门立。一异僧过之。谓曰。汝有善根。何不印施金刚经千卷。
  王氏从之。又斋千僧。诵金刚经千卷。至夜三更。见金刚神以杵指王氏腹。及觉。已生二男在床矣。王氏遂持斋诵经不辍。
  年六十一。暴卒。二使者引见冥王。自言从幼持金刚经。王赐金床。命坐殿侧。朗诵一遍。
  王问何不念补阙真言。答云。世间无本。敕鬼吏于藏中取带真言本付王氏。嘱曰。汝至阳间。辗转流通。切勿遗坠。汝向后寿终。径生极乐世界。不复来此处矣。
  王氏遂还。后至九十一岁。无疾坐化。
  其补阙真言曰。唵。呼嚧呼嚧。社曳穆契莎诃。事在绍兴九年。(金刚证果)
  明州人王氏,每天都诵《金刚经》。有一年,她怀孕了二十八个月,都还未生产,身体一天比一天瘦。有一天,她倚立在大门口时,有一位路过的僧人跟她说:“你是有善根的人,为什么不印刷布施一千部《金刚经》呢。”
  王氏听了之后,就去印施一千部《金刚经》,又去寺庙供养千僧斋,还诵了一千卷《金刚经》。修了所有的福业之后,当晚三更时,她梦见金刚神用金刚杵指著她的肚子。醒过来之后,两个男婴儿已经都生在床上了。此后王氏就持斋,日日诵《金刚经》不停口。
  六十一岁那年,她突然暴死。有两名使者带她去见冥君。王氏说她自小就诵《金刚经》,于是阎罗王就让她坐在宫殿侧面的金床上,要她把《金刚经》朗诵一遍。
  诵完之后,冥王问她为什么没有念金刚补阙真言。她回答说,世间流通的《金刚经》本上,没有补阙真言。于是冥王就叫鬼吏去拿有带有真言的《金刚经》本给王氏,嘱咐她说:“你回到阳间之后,要流通这个本子,千万不要遗失了。你命终之后,就会直接往生极乐世界,不会再到这里来了。”
  王氏回到阳间,一直活到九十一岁时,没有生病,坐著往生极乐世界。
  鬼界带回阳间的《金刚经》,补缺的真言是:
  唵。呼嚧呼嚧。社曳穆契莎诃。
  这件事发生在绍兴九年。(金刚证果)
  蒋十八妻
  蒋十八妻者。海盐人。中岁与其夫合志修行。断除爱欲。日诵大乘经。历四十余年。一日。各洗漱更衣。炷香唱佛名。并书一颂而逝。
  蒋颂曰。这个幻身。四大合成。今日分散。各归其根。诸幻既灭。灰飞烟绝。如空中风。犹碧天月。既无障碍。又能皎洁。一切永断。无有言说。四十年来。脱离嗜欲。惟阐大乘。朝诵暮读。今朝撒手西归。自有现成果足。
  其妻颂曰。看过莲经万四千。平生香火有因缘。西方自是吾归路。风月同乘般若船。(闲窗括异志)
  蒋十八的妻子,是海盐人。中年的时候,和丈夫一起修行,断除房事。他们每天诵大乘经,如此过了四十几年。有一天,他们两人各自洗澡漱口换上干净的衣服,烧香唱佛名号,并各自写了颂偈,然后就一同往生。
  蒋十八的颂偈说
  这个虚幻的五蕴之身 是地水火风四大所成
  今天就要各自分散开 各自回归他们的根本
  这些虚幻之物将灭亡 像飞扬的灰尘和烟雾
  有如虚空中飘扬的风 也犹如碧天上之明月
  完全没有任何的障碍 而还那么的光明洁白
  一切虚妄都永远断灭 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
  我这四十年来的岁月 脱离了对淫欲的贪爱
  只一心一意弘扬大乘 朝暮读诵大乘方等经
  如今撒手往生极乐国 自然能证成究竟佛果
  他太太的颂偈是
  净土经典看了一万四千遍 平生何以会学佛自有因缘
  西方极乐世界是我的归路 轻风明月和我同乘般若船(闲窗括异志)
  张夫人
  张夫人者。不详其里居。晚而长斋。日诵西方佛名。年七十九矣。每夜坐息烛。四壁放光。现诸璎珞。
  临终。焚香案上。篆烟宛转。结成佛像。须臾之间。作真金色。眉目若画。一手下垂。若接引状。篆烟甫消。而夫人寂矣。(净土节要)
  张夫人,不晓得是什么地方人。晚年时长斋念佛,已经七十九岁了。每天晚上她把蜡烛息灭打坐时,四面墙壁都会放光,出现璎珞的形象。
  她临终的时候,桌上制成篆文的香烧出来的烟,慢慢结成了佛的形相。不久,这尊烟佛变成真金色,眉目好像画的一般。佛陀的一只手下垂,好像在接引众生的样子。当篆烟消失之后,张夫人也就往生了。(净土节要)
  潘氏
  潘氏名广潭。工部主事余杭李阳春之妻也。阳春故好施。晚常诵西方佛名。既逝踰年。见神于潘氏。登楼启窗。作洪语曰。要修行。要修行。
  潘氏通古今。初好排抵释教。晚而礼云栖。断荤血。习禅定。夜常跏趺达旦。兼修诸功德。散钱票不訾。
  万历三十九年冬。得疾。明年正月。自知不起。遗嘱家财已。而谓人曰。吾三世梵僧。今且偕大士而西矣。称佛名不绝口。屈三指而化。及殓。支体轻软。貌如生。(虞德园集)
  潘广潭是工部主事余杭人李阳春的妻子。阳春生前好布施,晚年经常诵阿弥陀佛的名号。往生一年多之后,潘氏见到他的神识上楼开窗,很大声的向她说:“要修行,要修行。”
  潘氏博通古今,起初喜欢排斥佛教,晚年时皈依莲池大师,不再吃荤血。她喜欢禅坐,经常坐到天亮。另外她还兼修很多功德,布施的钱票数不清。
  明朝万历三十九年的冬天,她得了病。到了第二年的正月,知道要离开人间了。于是就立遗嘱分家财,后事吩咐完之后,她告诉大家说:“我有三世是印度的和尚,现在我要和菩萨一起到西方去了。”她不停的称念佛名,往生时三个手指头是弯曲的。入殓的时候,她的身体又轻又软,颜貌栩栩如生。(虞德园集)
  朱氏
  朱氏。仁和诸生孙标妻也。平生奉持斋戒。专修净土。尝然灯礼佛。灯光烂然。化成五彩。有佛跏趺其上。及将终。端坐合掌。称佛名不辍。及殓。貌如生。(学佛考训)
  仁和诸生(学官弟子或称生员)孙标的妻子朱氏,一向斋戒,专修净土法门。她曾经点灯礼佛,灯光灿烂夺目,变成五彩缤纷,有佛跏趺坐在上面。朱氏临终时,端坐合掌称念佛名不断。入殓时,相貌如生。(学佛考训)
  祝氏
  祝氏。公安龚仲淳妇也。甥袁宏道兄弟。好谈佛法。祝氏闻净土法门。信之。遂专持佛名。兼诵金刚经。
  一日语诸子曰。佛言三日后当来迎我。及期。沐浴坐堂上。诸眷属拱列。良久。自言佛至。眉间放白毫光。长数丈。又言见一僧相好庄严。自称须菩提。俄化为百余僧。或从旁谓曰。经中凡一百三十八须菩提。即此是也。诸眷属共焚香诵佛名。祝氏微笑而逝。
  阁中一九岁婢。方卧地。忽大呼起立。言见数金甲巨人。执幢幡为夫人导。其幢柄拂面过。不觉痛失声。察之。伤痕宛然。既殓。棺中时发异香。(袁中郎集)
  湖北公安县的龚仲淳,太太姓祝。她常听外甥袁宏道兄弟谈论佛法,知道有净土法门,于是就相信了而专门持念佛号,又兼诵《金刚经》。
  有一天,她告诉儿子们说:“佛说三天后要来迎接我。”到期之日,她沐浴后坐在堂上,眷属都围侍在侧。很久之后,她说:“佛来了,佛的双眉之间放出白毫光,有几丈长。”又说看到一位相貌庄严的僧人,自称是须菩提。不久,须菩提又变成一百多个僧人。旁边有人说,这就是经上说的一百三十八须菩提。祝氏的眷属都焚香称诵佛名,她在佛号声中微笑而逝。
  在阁中有一个九岁的婢女,当时正倒卧地上睡觉。忽然婢女大叫站了起来,她说看到好几个身披金甲的巨人,拿著幢幡为夫人作前导。幢柄拂过她的脸,她痛得不禁叫了起来。大家检察她的脸,果然有伤痕。入殓的时候,棺木中经常传出奇异的香味。(袁中郎集)
  张太夫人
  张太夫人金氏。普安知府张怀麓妻也。家世贵盛而自奉甚薄。中年失偶。教诸子有法度。子正道、正学。皆以科名显。
  太夫人晚得净土书读之。遂注心极乐。晨夕礼诵。一夕戒诸孙曰。尔辈好读祖父书。吾其去矣。呼侍女焚香。端坐而逝。数日后。见梦于孙曰。适从西方来。始知太夫人实生净土云。(白苏斋集)
  张太夫人姓金,是普安知府张怀麓的妻子。虽然家世贵盛,而自己却很俭省不贪图享受。中年时丈夫过世后,她教导诸子非常有法度。儿子正道和正学,也都以科名显扬祖先。
  太夫人晚年读到净土的书,于是就想往生极乐世界,每天早晚都礼诵佛名。有一天晚上,她告戒 孙子们说:“你们要好好研读祖父的书,我要走了。”然后她就叫侍女烧香,她自己则端坐逝世了。几天之后,她托梦给孙子说:“我才从西方来。”大家才知道太夫人确实是往生净土。(白苏斋集)
  杨选一妻
  杨选一妻。南昌人。客居南京。年三十生子。即与夫别居。听夫置妾。自是长斋念佛。阅十五年。
  其年八月。疽发于背。痛入骨。见一恶鬼持刀逼之。有大力神驱之去。其痛顿息。
  旋谓夫曰。吾将行矣。有童子四人相迎。可以清茶供之。问将何往。曰往西方。合掌唱佛名而逝。(净土晨钟)
  南京人杨选一的妻子是南昌人,她在三十岁生子之后,就与丈夫分房而居,让丈夫娶妾。她自己则长斋念佛,如此过了十五年。
  那年的八月,她的背生了一个疽,痛入骨髓。她见到有一个凶恶的鬼,拿刀来逼迫她,结果被一位大力神赶走。恶鬼一走,她的背痛马上就停止。
  不久之后,她就跟丈夫说:“我要走了,有四位童子来迎接我,你可以用清茶来供养他们。”丈夫问她要去那里,她回答说:“要去西方。”于是就合掌唱佛名而逝世。(净土晨钟)
  吴氏女
  吴氏女。太仓人。生时趺坐而下。稍长。志心佛乘。事亲孝。不愿有家。人或劝之。辄指天为誓。
  初从昆弟析诸字义。已而诵佛经。悉通晓大意。朝夕礼拜甚虔。俄梦神授以梵书准提咒。有病疟者。以梵字治之。立愈。
  尝于梦中得通宿命。自言曾为宋高僧。此来专为父母。年二十三当成道果。
  崇祯四年。年二十三矣。闭关一室。专修净土。仲冬之末。示微疾。作偈辞世。勉亲坚修勿懈。日方午。索玉戒指佩之。右胁而逝。将殓。红光溢于面。母为理发。异香从顶中出。达于户外。经夕不散。
  居四年。荼毗。骨莹如玉。顶作黄金色。为起塔以奉之。(续往生集)
  吴氏女,是太仓人,她是以盘腿的姿势生下来的。年龄大些之后,就虔信佛法。对双亲非常孝顺,不愿意出嫁。有人劝她结婚,她就指天发誓绝不成亲。
  她最初向兄弟学字词的意义,后来诵经时,自然通晓佛经的大意。她早晚礼拜佛甚为虔诚,梦见神教她梵文的准提咒。她用梵字替人治病,病人都能立即痊愈。
  她在梦中得到宿命通,自称曾经是宋朝的高僧,这次的投胎人间,是专门为父母而来的,并说二十三岁时会得道。
  崇祯四年,她二十三岁。于是她就在一间屋内闭关,专门修净土法门。在阴历十一月的月底,她稍微得病,就作偈语辞别世间,勉励双亲要坚持修行,不要懈怠。中午时刻,她要了玉戒指佩戴之后,就向右侧卧而去世了。入殓之时,她脸上洋溢著红光。母亲为她理发时,有奇特的香味从她的头顶流出来,一直流到门外,整晚香味都不散。
  四年之后,家人为她举行火葬。烧出来的骨头晶莹如玉,头顶骨则是黄金色。于是家人为她起塔,供奉她的骨头。(续往生集)
  卢氏
  卢氏。名智福。徽州程季清妻也。晚迁湖州。季清奉佛甚虔。力营福业。卢氏竭资为助。长斋。日课佛名二三万。约己惠下。未尝詈人。
  崇祯五年。得危疾。请古德法师授五戒。咨净土法要。遂一意西归。季清为诵华严经。至入法界品五十三门。为一一讲说。卢氏悉领解。
  季清复策之曰。百劫千生。在此一举。努力直往。勿犹豫也。遂高声唱佛。夜以继昼。如是半月。其母及女来问视。悉谢遣之曰。莫乱人意。
  十一月八日。忽睹莲华现前。化佛垂手。身心踊跃。急索香水沐浴。西向叉手。连称佛名。右胁而逝。时方午。及暮扪其顶。热可灼手。年三十九。(灵峰宗论)
  卢智福是徽州人程季清的妻子,晚年他们迁居湖州。季清学佛很虔诚,尽力修福业。卢氏也尽力出钱帮助丈夫培福,她吃长素,每天念佛两三万声。卢氏对自己很节约,对下人博施恩惠,从不骂人。
  崇祯五年时,她病危,于是就请古德法师为她授五戒。她向法师请问净土宗的法要,于是就下定决心要往生西方。她丈夫为她诵《华严经》,并为她讲解《入法界品》五十三门,卢氏听了全都能领会。
  她丈夫又鼓励她说:“百劫千生以来的一切,就看你此刻了。要努力一直向前,不要犹豫。”于是她就高声唱佛名,夜以继日有半个月之久。其间她的母亲及女儿来想探望她,都被她谢绝说:“不要来乱了我的心意。”
  十一月八日那天,她忽然看到莲华出现在眼前,化身的阿弥陀佛垂手接引。她身心欢喜不已,赶紧用香水沐浴。然后向西方合掌,称念佛名,最后向右侧卧而逝。她往生时正是中午,到了傍晚时分,摸她的头顶,热得烫手。那年卢氏是三十九岁。(灵峰宗论)
  费氏
  费氏。湖州双林镇沈春郊妻也。少寡。织纺自膳。持斋数十年。供养三世佛画像。及檀香大士。日诵金刚经一卷。佛名千声。寒暑不辍。
  崇祯十一年。大疫。婿张世茂迎费氏往居其家。止携大士以行。费氏居一楼。日课回向。祝愿此香直达佛所。如是三载。忽空中有香绕楼数日。粉墙上涌现三圣佛像。庄严精妙。远迩诧传。瞻礼日多。或以净巾擦之。色逾光明。
  又四年。一日告婿曰。吾欲返故居。入门。即洒扫焚香。参佛诵经。至第三日早。沐浴更衣。端坐念佛。午刻。大呼佛来也。我行矣。别众而逝。年七十有三。(巾驭乘续集)
  湖州双林镇沈春郊的妻子费氏,年轻轻就当了寡妇,于是她就以纺织所得过活。她持斋几十年,供养本师释迦牟尼佛、东方药师琉璃光佛和西方阿弥陀佛的画像,及一尊檀香的观音大士。她每天诵一部《金刚经》,称佛名一千声,寒暑都不停止。
  崇祯十一年,瘟疫流行。她的女婿张世茂迎接她去住,费氏只带了观音大士像同行。她住在一楼,每天早晚课回向时,她都祝愿所烧之香,能够直接供养到她故居的西方三圣像之处。三年之后,忽然空中有香绕著她所居的楼几天之久。然后白粉所糊的墙壁上,突然涌现西方三圣的画像,非常庄严精妙。当时非常哄动,远近闻名,来瞻礼的人日日增多。有人不信,就用干净的巾布去拭擦画像,结果画像越擦越清楚明亮。
  过了四年之后,有一天她告诉女婿说,她想回故居。回到故居时,她就立刻大扫除,然后就烧香拜佛诵经。到了第三天早上,她就沐浴更衣,接著就端坐念佛。直到中午,她忽然大叫说:“佛来了,我要走了。”告别众人后,她就往生了,那年她七十三岁。(巾驭乘续集)
  李氏
  黄太夫人李氏者。南京仪制主事建昌黄端伯之母也。贤明仁慈。信乐佛法。晚岁诵金刚经地藏经日虔。
  一夕梦趺坐山巅。佛光照身。觉谓其子曰。西方之期至矣。无何。示微疾。端坐而逝。(建昌志县榻编)
  黄太夫人李氏,是建昌人南京仪制主事黄端伯的母亲。为人贤明仁慈,虔信佛法。晚年的时候更加虔诚的诵《金刚经》及《地藏经》。
  有一天晚上她梦见自己盘腿坐在山顶上,有佛光照耀她全身。醒过来之后,她告诉儿子说:“我要去西方的日子到了。”于是她就生了点小病,端坐著就逝世了。(建昌志县榻编)
  陈妪
  陈妪。常熟人。居于城南。以纺为业。笃信佛法。随纺车声唱阿弥陀佛。终日不绝口。如是三十年。
  一日忽呼其子谓曰。尔不见空中宝盖幡幢乎。吾其逝矣。因拍手大笑。取汤沐浴竟。即合掌化去。
  事在顺治十年。翁尚书叔元。方微时。闻其事。亲往视之。见妪凝然危坐。室中香气袭中。(净土约说书后)
  陈老太太是常熟人,住在城的南边,以纺织为业。她很信佛法,随著纺车声,终日唱阿弥陀佛,三十年不断。
  有一天她忽然把儿子叫来说:“你有没有看到空中的宝盖幡幢啊,我要走啦。”于是她很高兴的拍手大笑,倒水洗澡。洗干净之后,就合掌往生了。
  这是顺治十年时候的事情,当时尚书翁叔元尚未显赫。他听闻此事,就亲自去看。见到已往生的老太太坐得很端正,而室内香气袭人。(净土约说书后)
  张寡妇
  张寡妇。常熟人。居小东门外。安贫守节。专持佛号。不择净秽。未尝少间。以下痢终。
  遗一破裙。臭不可近。弃之中流。忽见莲华交发。五色灿然。散布水面。见者惊异。乃取裙还送一庵。作佛前案围。事在顺治间。(果报闻见录)
  常熟人张寡妇,住在小东门外,能够安于贫困,守持节操。她专门持佛名号,不管在干净或污秽之处,佛号总是不断。她最后是以拉肚子而死的。
  她遗留下来一条破裙子,臭得不得了。大家就把它扔到水里,没想到破臭的裙子,居然生出一堆五色灿然的莲华,散布在水面上。见到的人非常惊异,赶紧把裙子捞起来,送到一所庵堂,作为佛桌前的布围。这是在顺治年间发生的事。(果报闻见录)
  陆寡妇
  陆寡妇常熟人。年二十夫亡。持斋念佛与人无竞。至六十七而终。
  焚其衫裙。火气既绝。忽见金光迸出。灰中俨然有佛像在焉。共数十。闾里聚观。皆焚香膜拜。事在康熙三年。(果报闻见录)
  常熟人陆寡妇,二十岁时丈夫就死了。她持斋念佛,与人无争。六十七岁那年死亡。
  死后,焚烧她生前所穿著的衫裙。当火焰及热气都消失之后,忽然在那堆灰上,发出金色的光芒,大家一看,灰里面有几十尊佛的影像。乡亲都聚集来观看,人人皆焚香膜拜。这是康熙三年时发生的事。(果报闻见录)
  杨氏
  杨氏。张秩斯之妻也。父次弁。虞山严氏出。严家世学佛。故杨氏自幼即归心大法。既适张。寻礼僧德真。受三皈五戒。断除爱欲。
  年二十七。病剧。发愿求生西方。室中供接引佛像。高唱佛名五日。室中闻旃檀香。
  至七日。瞑目顷之。见观音大士谓曰。莲华种子。已有半功。其半看汝手段。问从何处著力。答曰。撒手便行。即合掌唱佛。趺坐而逝。(续往生集)
  张秩斯的妻子杨氏,父亲叫杨次弁,母亲是虞山的严氏。严家世代学佛,所以杨氏从小就受母亲影响,也学佛。嫁到张家之后不久,她就拜德真和尚为师父,受三皈五戒,后来就不再行房。
  二十七岁那年,病得很厉害。她就发愿求生西方,室内就供了阿弥陀佛的像。她高声唱佛名五天,室中都是旃檀的香味。
  到了第七天,她才稍微闭上眼睛,就见到观音大士向她说:“莲华化生的种子,已经成功了一半,另外的一半,就要看你的能力了。”她问大士该怎么去做。大士告诉她:“放下一切就行了。”于是她就合掌唱佛名号,盘腿坐著就往生了。(续往生集)
  徐太夫人
  徐太夫人。钱塘徐浩轩之母也。平生奉佛甚谨。诵西方佛名。绘像为图。旁累数千圈。记所诵数。每一图毕。即纳黄布囊中。如是数岁。康熙三十四年卒。
  卒之日。家中焚囊于盆。忽闻盆内爆然。视之。见五色光起。布成缁色。其上现楼阁栏楯。重叠周匝。中涌莲华数十。华上各有一佛合掌趺坐。复现诸天女恭敬围绕。一一皆如粉色画本。见者莫不惊叹。
  明日掇灰。视囊背。所现诸形象。与囊面无异。惟佛后又有一老母执拂随行。浩轩为之记如此。(信征录)
  徐太夫人是钱塘人徐浩轩的母亲,平生供佛很恭谨。她念佛的记数方法是,以中间绘有佛像,旁边有数千小圆圈的图表为准。每诵完一张图表,她就把它放在黄布囊中,这样做了好几年,直到康熙三十四年去世为止。
  她亡故的那天,家人把她的黄布囊放到盆里烧。忽然听到盆里有爆裂声,随后大家见到盆里起了五色的光芒,布变成黑色。在黑布上现出了楼阁栏楯,重叠周匝的建筑物中,涌出了数十朵莲华。每一朵莲华上,都有一尊合掌趺坐的佛。又有无数的天女,恭敬围绕四周,就像佛教刊物上彩色所画的一样。见到的人都惊叹不已。
  第二天拾灰时,看到黄布囊背面的形像,和正面没有什么不同。唯一的差别是,背面图像中,有一位元老太太拿著拂尘,跟随在佛的后面走。这是徐太夫人儿子浩轩的记载。(信征录)
  余氏
  余氏。法名真修。吴人朱颖符妻也。年三十二而寡。至三十六。长斋奉佛。晚年以家事付儿妇。专修净业。
  年七十。夏秋之交。梦游一池畔。池中有船。载比丘尼优婆夷十数人。中有一人招余氏云。西方去。余氏自念言。此时不去。待岁晚可耳。招者遽云。且待后船。
  至九月六日。梦阿弥陀佛现身接引。既觉。自知时至。请所事文歧师作别。师至。索莲华不得。以莲叶与之。余氏欣然。念佛弥切。内外俱闻异香。
  至十一日清晨。索水沐浴。更新衣。趺坐称佛名。有顷。右胁而逝。事在乾隆三十六年。(僧正琦述)
  余氏是吴地人朱颖符的妻子,法名叫真修。三十二岁时守寡,三十六岁起长斋拜佛。晚年时把家事交付媳妇,自己专门修净土法门。
  七十岁那年的夏秋之间,她梦中到一池边,池中有一艘船。船上有十数位比丘尼及在家女居士。其中有一人向余氏招手说:“到西方去吧。”余氏心里想,现在不去,年底再说。这时,招手的人忽然说:“那你等下一艘船吧。”
  到了九月六号,她梦见阿弥陀佛现身接引她。醒过来之后,她知道时辰到了。于是就请平时有来往的文歧法师来话别。法师来时,余氏索不到莲华,只拿到莲叶。不过她还是很高兴的念佛,念得很恳切。屋内屋外的人,都闻到很奇特的香味。
  到了十一日的清晨,余氏洗过澡后,换上新的衣服,然后趺坐称佛名。不久,她就向右侧卧而逝。这时是在乾隆三十六年。(僧正琦述)
  王氏
  王氏。合肥马永逸妻也。永逸修净业,事载马玗传。王氏亦持佛名。行天竺十念法。
  又尝持破地狱偈。偈出华严经。云。若人欲了知。三世一切佛。应观法界性。一切唯心造。
  一夕梦地狱主者来谢云。幸蒙持偈功德。狱中众生。出生善道者多矣。
  其后寝疾。持佛名不绝口。既逝。诸亲属及其侍女。皆梦王氏报云。吾已得生净土矣。(乐邦文类)
  王氏是合肥人马永逸的妻子。永逸修净土,王氏也修念佛,持印度的十念法门。
  她也持破地狱偈,这首偈语出自《华严经》。经上说:“如果有人想要知道得清楚明白,过去世的,现在世的及未来世的一切佛的话,就应该要观照十法界的自性,一切都是真如本心所造出来的。”
  有一天晚上,她梦见阎罗王来向她道谢说:“很感激蒙受您持偈语的功德,使得地狱的众生,很多都能生到善道去。”
  后来王氏生病,在口念佛名中去世。她的亲属及侍女,都梦见她跟他们说:“我已经往生净土了。”(乐邦文类)
  朱氏
  朱氏名如一。明州薛生妻也。年二十余。即素服斋居。虔修净业。
  以黄绢请善书者写法华经。绣以碧绒。十年而成。至化城喻。针锋缀舍利如粟。连获数十粒。复绣阿弥陀佛观世音像。
  一字一拜。礼法华者三。于经首题。别致八万四千拜。习法华经三月成诵。次阅华严般若楞严圆觉。俱能通利。
  又锓木为图。劝人念阿弥陀佛。受图者满十万声。为回向西方。所化至二十万人。寻结庐墓旁。一室奉佛。一室宴坐。一室书经。给侍唯一婢子。甘苦共之。
  绍熙四年春。尽斥卖奁具。为三日会。饭千比丘。合缁白万人。共唱西方佛名。建宝幢。装所绣经七轴。并书会者姓名。送罗瞻罗道场僧堂供奉。
  十二月示微疾。垂瞑。辄起趺坐。薛生曰。我家无是法也。请就寝。遂右胁而逝。年三十七。(乐邦文类)
  朱如一是明州人薛生的妻子,二十余岁就穿著朴素的衣服,且持斋不行淫,很虔诚的修净土法门。
  她请书法好的人,在黄绢上书写《法华经》,她再用碧绒来绣,一共绣了十年才完成。当她绣到化城品的时候,针尖上出现了几十粒舍利子。后来她又绣了阿弥陀佛与观世音大士的像。
  她曾经一字一拜《法华经》三遍,特别再拜经题八万四千拜。朱氏学《法华经》,三个月就能背诵。之后又读《华严经》、《般若经》、《楞严经》及《圆觉经》,都能通晓义理。
  她又刻图像,劝人念阿弥陀佛。接受她布施图像的人,只要念满十万声,她就替他们回向往生西方。如此度化的,有二十万人。不久她又在坟墓旁结庐,一间房间供奉佛像,一间房间用来打坐,一间房间用来写经。侍候她的只有一个婢女,两人同甘共苦。
  绍熙四年的春天,她把嫁妆全部卖掉,开了三天的无遮大会,斋请一千位比丘,在家者与出家者共有一万人参与胜会,大家共同唱阿弥陀佛的名号。她又建宝幢,用来装她所绣的七轴经。并把参与胜会的人,名字都写上。她把这些全送到罗瞻罗道场的僧堂去供奉。
  到了十二月,她生了小病,快睡著时,她赶紧起来盘腿而坐。她丈夫说:“我们家没有这个规矩。”于是就请她就寝。朱氏就右侧卧而逝,当年三十七岁。(乐邦文类)
  王氏
  王氏。隋时人。薛翁妻。僧顶盖母也。读诵诸经。勤修忏法。志求净土。
  唐贞观十一年。有疾。勤恳弥至。俄见床前有赤莲华。大如五斗瓮。已。又见青莲华。充满一室。阿弥陀佛观音势至。降临空中。
  其孙大兴侍侧。见佛身高大。回出二菩萨上。良久乃隐。而王氏逝矣。(续高僧传)
  王氏是隋朝时候的人,她丈夫叫薛翁,儿子已经出家,叫做顶盖。她自己读诵很多佛经,很勤于修忏悔法,一心求生净土。
  在唐朝贞观十一年时,王氏生病,于是她就更加努力念佛。有一天念佛不久,她就看到床前有一朵赤色的莲华,其形状大如五斗的瓮子。后来又见到青色莲华充满整个室内,阿弥陀佛和观音、势至两位菩萨,都降临在空中。
  陪伴在她身边的孙子大兴,看到佛的身体,比两位菩萨高大甚多。西方三圣出现很久之后才隐没,而王氏已经往生了。(续高僧传)
  佛祖统记
  (宋)志磐
  荆王夫人王氏
  荆王楫。徽宗之子。夫人王氏。中事西方甚精恪。独一妾懈慢。夫人将逐之。其妾悲悔。极加精进。一夕异香遍室。无疾而终。
  夫人忽梦妾起居叙谢。因夫人训责。今获往生。夫人曰。西方可往不。妾曰。但随妾行。夫人随之。见二池皆白莲华。或荣或悴。
  妾曰。此皆世间发心修西方人也。人间才发一念。池中即生一华。随其勤惰。荣悴各异。
  中有一华。朝服而坐。其衣飘扬。随风消散。即见宝冠璎珞。庄严其身。妾曰。此杨杰也。
  又有一华。朝服坐上。其华稍悴。曰。此马玗也。
  复前导数里。遥望金坛。光明交彻。妾曰。此夫人化生处。上品上生也。
  徐访杨杰则已亡。马玗则无恙。后夫人于生日。秉炉焚香。望观音阁。伫立而化。
  荆州王赵楫,是宋徽宗的儿子。夫人王氏,修净土法门甚精进恭敬。在女眷中,只有一个妾懈怠傲慢,于是夫人打算把她赶走。这个妾因此很悲伤后悔,受此刺激后,变得极端的精进。有一天晚上,她住的室内充满异香,而她却在没有疾病的情况下逝世。
  后来夫人梦到这个妾来向她道谢说,由于夫人的教训责备,使她得以往生西方。夫人问说:‘可以到西方去看看吗?’妾说:‘您只要跟著我走就可以了。’于是夫人随在妾的后面,到了极乐世界。见到有两个池子。里面全是白莲华,有的开得很繁荣,有的很枯悴。
  妾说:‘这些莲华,都是世间发心修净土的人。只要人们才发一念求往生,池子里面就会生出一朵莲华来。随著各人用功的勤惰情形,花就会显出荣悴的不同现象。’
  其中有一朵华,里面坐的人穿著朝庭的礼服坐著,风吹衣扬,不久朝服消散,变成头戴宝冠,身披璎珞的服装。妾说:‘这是杨杰。’
  又有一朵华,里面的人也是穿朝廷的服装坐著,不过华有点枯悴。妾说:‘这是马玗。’
  又走了几里路,遥见有一座金色的坛台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妾说:‘这就是夫人化生的地方,是上品上生。’
  醒过来后,夫人派人去打探杨杰及马玗。知道杨杰已经往生,而马圩还活著没事。后来夫人往生那天,她是手里拿著焚香的香炉,眼睛望著观音阁,就这么站著就去了。
  蔡氏
  蔡氏居武林。早年孀居。持经念佛。每旦礼像。逾二十年。忽见金莲华现空中。遂索平时修行课目。卷而怀之。安坐而逝。
  蔡氏居住在武林,很早丈夫就过世了。她每天早上一定拜佛,并诵经念佛号,这样过了二十几年。有一天,空中忽然出现一朵金莲华。她就把平时早晚课的课目,卷起来放在怀里,很安详的坐著就往生了。
  冯氏
  冯氏。冯少师之女。承宣使陈思恭之妻。少多病。从慈受深禅师受教。持斋诵佛逾十年。益精进。谓族党曰。清净界中失念至此。支那缘尽行即西归。
  一夕语侍者曰。吾神游净土。获礼三圣。夫闻其语。即相陪念佛。右胁安卧而逝。三日之间。妙香芬馥。
  冯少师的女儿,嫁给承宣使陈思恭为妻。冯氏小时候就很多病痛,她归依慈受寺的深禅师之后,就持斋诵佛。十年多来,一天比一天精进。她跟族人说:‘原本我是清净的修行人,不料一失正念就落成这步田地。等到中国的缘分尽了之后,我就要回西方去了。’
  有一天晚上,她向侍女说:‘我刚刚神游到净土,向西方三圣礼拜。’她的丈夫听到侍者传话,就陪她一起念佛。冯氏后来右侧卧而逝,三天之内,室内都充满了妙香。
  陆氏
  陆氏家钱塘。王朝请妻。常诵法华。晚年尤笃净土。礼忏一会。念佛万声。凡三十载。
  因微疾。忽闻天鼓自鸣。人方惊异。即面西端坐而化。两手结印。
  钱塘人陆氏,是王朝请的妻子。经常诵《法华经》。晚年时,对净土法门特别精进,礼佛拜忏一次,就诵一万声佛号。如此凡三十年。
  后来生了小病,忽然听到天空有鼓声,大家正在惊讶之余,她就已经面向西边,手结印而往生了。
  周妙聪
  周氏妙聪。周元卿之女。每感母氏华台往生之瑞。尝诵经念佛愿生安养。病中请僧行忏。自见其身著新净衣。在楼阁上作礼念佛。
  谓家人曰。汝辈当勤修净业。吾当于净土待汝。即右胁吉祥。向西而亡。
  周妙聪是周元卿的女儿,对母亲临终时有莲华往生的祥瑞情形印象深刻,因此平日也诵经念佛,求生净土。她在病中请僧人代为拜忏,而她躺在床上,却见到自己穿著干净的新衣,在楼阁上礼佛念佛。
  临终时她告诉家人说:‘你们要勤力修净业,我会在净土等你们。’说完之后,她就右侧卧,面西而亡。
  秦净坚
  秦氏净坚,家松江。厌恶女身。与夫各处。精持斋戒。阅华严经法华光明般若无虚日。晨昏修弥陀忏。日礼佛千拜。久之。有光明入室中。面西念佛安坐而化。
  秦净坚家,住在松江,她很讨厌生为女儿身。因此与丈夫分房而居,很严格的持斋戒。她每天阅读《华严经》、《法华经》、《金光明经》、《般若经》等,没有一天空过。早晚都修弥陀忏,每日拜佛一千拜。日日如此,持续甚久。有一天,有光明照到她的室内,只见她面向西方念佛,安然坐著往生。
  郑净安
  郑氏净安家钱塘。念佛诵经日无虚度。后得疾祷之于佛。闻空中声云。汝行有期。无得自怠。又见佛身金色。
  即奋身起。面西端坐。令男僧义修讽阿弥陀经。倏然而化。其女梦母报曰。吾已得生净土。可说修师令知。
  郑净安家住钱塘,每天都念佛诵经。后来她得了病,就祈请佛加被。忽然听到空中有声音说:‘你要走的日子到了,不要自我懈怠。’这时她又见到佛身金色在空中显示。
  于是她就奋身而起,朝西端坐。请当比丘的儿子义修为她诵《阿弥陀经》,她就很快的去世了。后来她的女儿梦见她说:‘我已经往生西方了,你去告知义修法师。’
  秦净乐
  秦氏净乐家钱塘。其夫姓于。卖鱼为业。有子遭官事破家。秦氏愁苦。几欲沉身于江。遇净住寺照师劝之曰。有此烦恼。宿世怨家。枉自沉江。不如念佛。
  秦氏醒然回心。即烬一指。誓长斋三白。念佛十年不怠。见一切人皆称佛子。一日请戒行人讽观经。每一观诵佛千声。至像观忽焉而化。
  秦净乐家住钱塘,丈夫姓于,以卖鱼为生。儿子犯法入狱,家庭因而破亡。秦氏深以此为苦,常想跳河自杀。后来遇到净住寺的照法师劝她说:‘所以会有这种烦恼,都是由于他是你前世的怨家。你如果因此而沉江自尽,不如念佛求生西方。’
  秦氏听了这番话,醒了过来。就在佛前烧一个指头供佛,发誓三称要吃长素。从此十年间不懈怠的念佛,见到一切人都尊称为佛的弟子。有一天,她请持戒的修行人为她诵《观无量寿佛经》。戒行人每诵完一个观想,她就念佛号一千声。诵到像观的时候,她忽然就往生了。
  袁氏
  钱塘袁氏。因往灵芝受菩萨戒。即断荤酒。进修净业。一家皆服其化。二十年不渝初志。一日病中。请圆净律师说法。忽见佛菩萨众现前。端坐而化。
  钱塘人袁氏,自从到灵芝寺受菩萨戒之后,就不再吃荤血,也不喝酒了。从此就修净土法门,二十年始终不变,一家人也全都受她的感化。病中有一天,她请圆净律师来为她说法。正在说法的当儿,她忽然见到佛菩萨在眼前出现,她就端坐而往生了。
  陈妪
  钱塘陈氏妪。从灵芝受菩萨戒。专心念佛。日课千拜。常有舍利散经案上。临终见化佛来迎。顾旁人语未及半。已凝然不动矣。
  钱塘人陈姓老太太,自从在灵芝寺受菩萨戒之后,就专心念佛,每天还拜佛一千拜,因而经常有舍利子出现,散置在她的佛桌上。临终的时候,她见到化身佛来迎接。她向旁边的人讲述此境界,话尚未讲到一半,人就已经不动往生了。
  黄氏
  四明黄氏早丧夫。归父舍修净业。临终称佛结印。履地徐行。俨然立化。家人筛灰于地以验生处。见莲华一朵生于灰中。
  四明人黄氏早年丈夫就过世了,于是她就回娘家专门修净土。临终时她口称佛名,手结印信,在地上慢慢的行走。然后她就停步站立,很庄重的去世了。火化之后,家人把她的骨灰筛在地上,以检验她投胎之处。结果看见骨灰里面生出一朵莲华。
  王氏
  武林王氏。常诵法华。念佛求度。一旦见菩萨大身。住立空中。遂连称菩萨高大。菩萨高大。又云。恐女人足秽。难升华台。语毕而化。
  武林人王氏,经常诵《法华经》,并念佛求生西方。有一天,她见到菩萨高大的身体显现在空中。于是她嘴里就说:‘菩萨高大,菩萨高大。’接著她又说,怕女人的脚脏,没有办法升到华台上。话讲完之后,她就往生了。
  孙氏
  四明孙氏。寡居斋戒。礼诵念佛。三十年不懈。手制衣衾鞋袜施僧。不记其数。
  一日微恙。见异人立床前曰。宜勤精进。又梦八僧绕行忏室。身挂缦衣。随僧行道。
  遂沐浴净衣。请僧行忏。于大众前。端坐诵经。至一心不乱。左手结印。奄然而化。远近皆闻。空中奏乐。
  四明人孙氏,丈夫过世后,就持斋戒,礼佛念佛,三十年来都不懈怠。她亲手做了很多衣服、被子、鞋子、袜子布施给僧人。
  有一天她稍微觉得不舒服,躺在床上时,她见到有位奇特的人,站在她床前说:‘你要精进用功。’她又梦到有八位僧人,在忏室里面绕行,而她自己也身披缦衣,跟随僧后行道。
  于是她就沐浴,并换上干净的衣服,请僧人行忏法。而她自己则端坐在众人面前诵《阿弥陀经》。诵到一心不乱的句子处时,她左手结了个印信,就忽然往生了。而远近的人,都听到空中传出的音乐声。
  李氏
  上虞胡长婆李氏。夫丧后。日夜高声诵弥陀经。凡十余年。一旦有僧覆以绯盖。告之曰。汝今月十五日夜子时去。问师何人。答曰。我是汝念者。
  婆遂会别诸亲。至时果有异香光明。即端坐而逝。七日火化。齿如雪玉。舌如红莲。眼如蒲萄。皆精坚不坏。舍利不可以数。次日焚处。生一华如白罂粟然。
  上虞人胡长的老婆李氏,在丈夫过世之后,日夜高声诵读《阿弥陀经》,如此不断有十几年之久。有一天,她梦见有一位僧人用红色的幡盖遮盖她,并告诉她说:‘你这个月的十五,晚上十二点,就要离开人间了。’她问:‘师父您是什么人?’僧人回答说:‘我就是你经常念的那人。’
  于是李氏就与诸亲友告别。到了那天的子时,果然室内充满了香味及光明,李氏就端坐往生了。七天之后火化,发现她的牙齿雪白如玉,舌头有如红色的莲华,眼睛像葡萄,都坚固不坏。舍利子更是多得数不清。而在她焚尸之处,第二天还生出了一朵花,有如白罂粟。

本文链接:善女人往生传

上一篇:手中的禅意

下一篇:戒邪淫在這个世代很重要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